Metes & Bounds

Edit

1 likes

160 views

1 members

ABOUT

當思想和情感愈受到世俗的壓抑和入侵,靈魂愈沈溺於虛無的空間中,我就只剩下了這破碎的軀體。在這種狀態下產生出一種新的知覺意會 — 微脈胳。我的存在意義得以重新在這種脈胳下建構著,我成為了新造的人。

CREDITS

Creator

Chester Lau

TAGS

0 COMMENTS

Comment